Canyou and 68 Uighur Brothers&Sisters

2012-04-05 16:09   Source:Shenzhen Zhengweining Charity Foundation   Author:Tianshan Network

 

深圳残友68位维吾尔族兄妹
 
天山网讯(记者亢平张忠亮报道)
 
在新疆喀什市,距市区东南5公里处的色满乡路边,有个约3000平方米的院落。这里生活着一群特殊的人:八九位来自深圳残友集团的残疾人、义工、社工,还有喀什当地68位残疾人。
    这所已经闲置两年多的院子,从今年6月他们陆续入住后,渐渐热闹起来。
    到过这儿的人无一不被深深感染!这些曾相隔6000多公里,来自两个不同民族的人们,是那么快乐、友善、亲密、朝气蓬勃;他们像兄弟姐妹一样,生活在一个温馨和睦的大家庭里。
    要让残疾人事业在喀什落地开花
    今年5月,深圳残友集团的创办人郑卫宁,坐着轮椅,随深圳市政府代表团到喀什考察时,动了一个念头——把他的残疾人企业办到喀什来。这个一出生就患有重症血友病、仅靠输血维持生命的硬汉,12年前以微薄的积蓄创办了专门吸收残疾人就业的企业。现已成为在海内外拥有32个高科技企业、一个慈善基金会,吸收了3000多名残疾人就业的知名企业集团。郑卫宁先后获得全国劳动模范”“深圳经济特区3030位杰出人物等诸多荣誉。
    610,郑卫宁的老搭裆,先天脊柱侧弯,身高不足1.4米的集团副董事长刘勇,带着另外3位同样身体残疾的同伴,来到陌生的喀什。
    “干了12年残疾人工作,没想到有一天会跑这么远。我们就是想来尝试一下,能不能让成功的残疾人事业模式,在新疆,在喀什,在维吾尔族群众中,落地开花。刘勇说。
    在当地民政部门和残联的帮助下,他们进驻了这块市郊的场地。为了赶在月底举行的第七届喀交会前开张,他们4人分头奔忙。申请营业执照,购买桌椅电脑,招聘维吾尔族厨师……4个人有的拄着拐杖,有的使用单手,一天只吃两顿饭,硬是在10天时间里收拾好场地,配齐了设备。
    招聘残疾学员是件没有把握的事儿。当地有人担心,肯定不会有人来报名!别说维吾尔族,就是汉族人也不会来。
    刘勇自有一套。在首场招聘会上,他面对众多残疾孩子和他们的家长,说起自己的经历:我们都是残疾人,不管是汉族维吾尔族,都是兄弟姐妹。我也是初中毕业。10几年前,我在深圳申办一个报刊亭都不批,说我形象不好,怕影响市容。现在我通过自己的努力,通过残友这个平台,获得世界电脑网页设计大奖,成了集团副董事长,有了幸福的家庭。残友到喀什来,就是为了让维吾尔族残疾朋友能够像我一样,自立自强,实现自我价值。残友的口号是越是残疾,越要美丽
    被深圳残友的真情打动,按基地容量限制,68位维吾尔族残疾学员很快就招满了。630,深圳残友集团下属企业——“喀什残友揭牌。刘勇任董事长。
就是喜欢做这个事儿
    集体生活,集体工作,以电子信息为主实现高层次就业,这是残友集团在内地的主要模式。这种模式在喀什、在维吾尔族残疾人中能否行得通?新的工作怎么开展?这对深圳的残友们来说,都是新挑战。
    新事业唤来几位年轻人。
    刘敬文,这位31岁的小伙子和慈善事业有着不解之缘。他从1999年深圳残友刚成立时,就开始在那儿做义工;在深圳某报做了6年记者后,他投身残友集团做专职副总经理和品牌总监。开始只是想来喀什做项目设计和策划,没想到长呆。但这儿人们的真诚和热情感动了我。有一次我去邮政局取包裹,碰到一位赶着驴车的维吾尔族老大爷,二话不说叫我上车。把我送到后转身就走,容不得我说声谢谢。说起这些,他十分动容。
    陈军军,安徽大学社工专业硕士研究生。她从网上得知深圳残友集团打算进驻喀什的消息,跑到深圳残友总部申请来服务。到喀什后,她很快融入学员和他们的家庭中。自己买来头巾、长裙,和维吾尔族女孩一样穿着,学维吾尔族语言和礼节。每次活动,她总是出现在最需要帮助的残疾学员身边。许多学员的妈妈把她当自己的女儿看。
    “我喜欢这个平台,喜欢一对一地和他们聊天,那样更容易深入内心。很多问题的产生是缘于彼此缺乏了解。
    她怕远在安徽的父母担心,随身带了3个手机,其中一个专门用来和家里通话。她告诉父母自己一直在深圳工作。
    朱锐,曾是深圳某大报的摄影记者。最初来喀什只是想帮残友们拍点资料照片。见证了一个个感人场面后,他决心留下做义工,回去辞掉了工作。打算结婚的女友刘曌说了一句话:我们在一起就好,你认为对的就去做。”830,小两口在深圳领了结婚证,第二天双双飞回喀什。
    喀什的残友们得知后,提出要在肉孜节期间给朱锐和刘曌补办婚礼。那天晚上的篝火晚会格外感人。残友家属都来了,他们把维吾尔族最美的祝福献给这对新人。
    朱锐在微博上写道:到喀什做义工也没有多么崇高的理想,只是喜欢做这样的事,能帮助更多的人。所幸的是我的爱人和家人都能理解和支持。
    麦合穆提,一位维吾尔族义工。他本在喀什海关工作,一个月三四千元工资。他在网上和陈军军认识。军军希望他业余时间来帮忙当翻译。他参加两次活动后深受感动,这些深圳人太善良了。他们尊重维吾尔族文化习俗,做事认真,有计划。后来,麦合穆提也辞职做起了义工。
他们像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公司给学员们安排了两人一间的宿舍,有专门的浴室。电脑每人一部。教室、食堂,所有的设施都是无障碍的。
    黄乃雷是和刘勇一起到喀什的,担任喀什残友总经理。他从小左腿重度变形,靠一根拐杖行走,却是一位网页设计高手。他给学员们从最基础的电脑知识讲起,讲到3D制图、软件工厂、图片处理。这让学员感到新鲜和兴奋。他们像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很多人上完课还泡在电脑房,深夜两三点都不肯休息。喜欢把自己的作品分享,比赛谁做得快、做得有创意。
    达吾然江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患有严重癫痫,学起电脑来却很快,常缠着黄乃雷问这问那。很快他就当上了培训部长、技术总监。他制作的图片获得了深圳某知名婚纱影楼的认可,为公司拿到了首笔60万元合同。得知这个消息,达吾然江好几天脸上都挂着笑容。
    有一次家访,刘勇和陈军军来到偏远的亚森江家。只有一支胳膊的亚森江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只有初中文化。奶奶说起孙子满脸愁容。
    “亚森江家很简陋,门都快倒了。但是刘勇注意到,他家院子里种满了果树,还有核桃等土特产。家访回来以后,管理层调整思路,决定开发残疾人农户电子商务项目。
    很快,一支维吾尔族残友电子商务团队组成了。义工麦合穆提领着曾经做过小贩的学员吐尔逊江当起了采购,收购残疾人农户的土特产品和手工艺品。坐着轮椅的克比努尔、听障的古丽斯曼当起电子商务客服代表……
    10月上旬,残友集团在深圳某沃尔玛超市开设了首个专卖残障人士手工艺品的爱心柜台。喀什残友的产品面世。
    刘敬文和朱锐了解到,喀什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很丰富,可许多老艺人都面临绝活失传的困境。他们建议成立非遗传承保护中心,成立歌舞类的艺术团和传统手工艺的工作坊。
    这个创意吸引了更多深圳义工加入。在深圳分别有自己设计公司的陈嘉泽和张春明,来到喀什加入这个项目。他们和残疾学员周末深入社区,寻访老艺人,拍摄老艺人和他们的作品。
    公司还邀请老艺人设工作室,与残疾青年结对子。有40多年传统乐器制作和演奏经验的吾拉木·吐尔逊老人,被残友们感动,把自己制作的乐器搬到公司,当起了非遗顾问。
    残友非遗项目引起了一些国际艺术组织的关注。今年9月,国际艺穗节和深港城市双年展组委会发函邀请他们,希望维吾尔老艺人与残疾人到深圳和香港演出。
活出了自己的尊严和价值
    在喀什残友教学楼入口处,有两张学员们的合影。一张是几个月前刚来时拍的,一张是9月份拍的。前一张,大多数人表情紧张,有的目光呆板;后一张个个笑容灿烂,自信十足。
    几个月的工作和生活,残疾学员不仅生活变了,性格、心态也变了。
    23岁的玛依拉是行政部部长,乐观自信,风趣健谈。她的变化和成长,令所有的残友们骄傲。
    玛依拉4岁那年,身体突患怪病,皮肤不停地长死皮,每天都得抹油敷药。骨骼没法正常生长,变形、脆弱,身体长不大。只能与轮椅相伴。家人遍寻名医无果,妈妈常常以泪洗面。为给孩子看病,爸爸提前11年退休,开了个果园。
    玛依拉出奇的坚强!她不想拖累他人。没上过一天学的她靠看电视学会了汉语和维语,学会了计算。帮爸爸算账又快又准。然而她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哪里。
    经朋友介绍,她来到喀什残友。开始时瞒着父母,早出晚归,后来干脆住下不回了。这里的学习和生活使她着迷。她从几位深圳残友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未来,找到属于自己的世界。第一个月,公司发给她100元培训津贴。她把平生挣来的第一笔钱分给父母,还给自己买了块30元的手表。
    爸爸说起这些泣不成声:她以前经手那么多钱都没高兴过。这100块钱竟让她这么兴奋。她找到了自信,活出了尊严和价值。深圳残友带给孩子的,是我们做父母的几辈子也给不了的!
    “几个深圳人,有的拖着残疾的身体,放弃优越的条件,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边疆,来为维吾尔族残疾人做这件事情,让他们自信、自立、自强。我不论从自己的母语维吾尔语,还是学来的汉语中,找不到一个词汇,来形容他们这种境界。
    83上,全体残友在大院中给20岁的库尔班沙和18岁的亚森江过生日。这是他俩有生以来第一次过有蛋糕的生日。为了买这个蛋糕,刘勇、朱锐和陈军军在市里跑了两个多小时……
    23岁的托合提·阿吉左腿残疾,喜欢看书,有家传的手艺,小刀做得精致耐用。看到许多比他残疾情况更严重的人那么坚强乐观,他辞掉原来的工作加入残友。把家里的书都搬来,建了一个图书室。我以前一直很失望,现在我要好好干,多挣些钱。”……
    残友们的事感染着人们,感动着人们。
    周围村子的维吾尔老乡们把残友们视为乡亲。晚上,残友大院就像一个文化站、游乐场,大人小孩来打球、跳舞、唱歌。一有活动,老乡就来帮忙,还经常把家里的西瓜、红枣、杏干送来。听说残友们要在院子里种菜,老乡们跑来翻地、浇水。
    半个月前,刘勇把自己的妻子和7岁的儿子从深圳接来了。他准备在喀什扎根。有人担心他不会说维吾尔语,交流起来有困难。他说:我们不需要语言,我们的眼神就足够了。
[Close]
Hits:1670